这是用户在 2024-5-18 14:16 为 https://app.immersivetranslate.com/pdf-pro/b0e400dd-5714-4343-854d-720f7b8cbee7 保存的双语快照页面,由 沉浸式翻译 提供双语支持。了解如何保存?
2024_05_18_a674cf888bd38593beacg

中国女大学生痛经:横断面研究


Zhao Hu MD , Lu Tang MD , Ling Chen MD , Atipatsa Chiwanda Kaminga MD , Huilan Xu PhD

中国长沙,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社会医学与卫生管理系

马拉维姆祖祖姆祖祖大学数学与统计系

中国湖南长沙,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与卫生统计学系

 摘要


A B S T R A C T 研究目的:研究湖南省中国女大学生原发性痛经的患病率及相关风险因素。


设计横断面研究。


地点中国湖南省长沙市的女大学生。


参与者:采用多阶段整群随机抽样法选出 466 名女性。


干预措施:采用自填式问卷收集数据,其中包括社会人口学信息、生活习惯、情绪特征和月经模式。


主要结果测量指标:有关月经初潮、体重指数、周期长度和规律性、原发性痛经、体育锻炼、抑郁和焦虑的信息。


结果原发性痛经在中国女大学生中的发病率为 (1921/4606)。多变量二元逻辑回归显示,少数民族(几率比 [OR],1.335;95% 置信区间 [C],1.083-1.646)、体重不足(OR,1.249;95% CI,1.08-1.42)、家庭年收入低于 8 万元人民币(OR,1.169;95% CI,1.018-1.342)、母亲有痛经史(OR,2.553;95% CI,2.236-2.915)、初潮年龄小于 12 岁(OR,1.161;95% CI,1.013-1.329)、月经周期不规律(OR,1.216;95% CI,1.063-1.391)和不吃早餐(OR,1.294;95% CI,1.124-1.490)是原发性痛经的相关危险因素。结论中国大学生原发性痛经的发病率相对较高。研究发现了与原发性痛经相关的各种风险因素。因此,中国应加大对这一健康问题的关注力度。


关键字原发性痛经 危险因素 大学生 生活方式

 导言


痛经是少女和育龄妇女最常见的妇科问题, ,可分为原发性痛经和继发性痛经。原发性痛经(PD)是指月经前和/或月经期间出现痛经或下腹坠痛,但没有可确定的器质性病变。 相比之下,继发性痛经指的是由解剖学和/或明显的盆腔病变(如子宫内膜异位症)引起的痛经。 痛经通常发生在青春期,即月经初潮后大约 624 个月。 痛经的特征是持续 个小时的痉挛性疼痛,在月经的第一天或第二天最为严重。 通常,疼痛经常伴有头晕、呕吐、乏力和失眠等症状。

由于定义和评估方法不同,针对月经期妇女进行的研究

有研究表明,痛经的发病率从 不等。在女大学生群体中,痛经的报告发病率分别为:沙特阿拉伯 、埃塞俄比亚 、墨西哥 和伊朗 痛经对许多女性来说是一种使人衰弱的病症,是造成缺课或旷工的主要原因之一,对生活质量、日常生活、工作效率和学术活动都有负面影响。 因此,痛经是一个巨大的公共卫生和学术挑战,因为其发病率高、影响人群广、药物成本高、生产率下降。

现有文献中的许多研究表明,一系列风险因素可能与痛经有关,包括生物、心理、社会和生活方式因素。生物因素可能包括初潮年龄较早、月经量较多和痛经家族史 ;心理因素包括压力、焦虑和抑郁 ;社会因素包括社会支持水平较低 ;生活方式因素包括吸烟和饮食不规律。 然而,迄今为止,很少有研究探讨痛经在中国女大学生中的患病率和特征。此外,已发表的研究中,样本量大且


在这一人群中,发现与帕金森病相关的各种因素的研究也很少。

因此,我们本次研究的目的是调查长沙市中国女大学生中脊髓灰质炎的患病率,并确定与脊髓灰质炎相关的风险因素。

 材料与方法


这是一项横断面研究,于2017年9月至2018年6月在中国湖南省长沙市进行。本研究经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伦理委员会批准(XYGW-2017-16)。所有参与者均已获得书面知情同意。

 样本量


横断面研究的样本量按以下公式计算:

其中 为中国女大学生中脊髓灰质炎的患病率(根据之前的研究, ),d 为可容许误差(此处为 )。根据该公式,理论上的样本量为 2525 名学生,其中包括额外的 ,以备受试者在研究期间不作回答。


研究对象和程序


为了选取具有代表性的女大学生样本,我们采用了多阶段整群随机抽样法。这是考虑到中国的大学系统分为三类:重点大学、普通大学和职业学院。此外,每所大学或学院内又有许多学校。因此,在这种抽样方法中,"群 "被定义为大学或职业学院的学校。因此,在第一阶段,根据三级大学的规模随机抽取了 1 所重点大学(中南大学)、2 所普通大学(长沙大学和湖南女子大学)和 2 所职业学院(长沙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和长沙社会工作职业技术学院)。第二阶段,根据学生规模随机抽取中南大学 4 所学校、长沙大学 2 所学校、湖南女子大学 2 所学校、长沙卫生职业技术学院 1 所学校和长沙社会工作职业学院 1 所学校。第三阶段,邀请所选学校大一至大三的所有女生参与本研究。所有留学生均被排除在外。所选 10 所学校的理论样本为 4874 名学生。其中,135 人在调查期间不在学校,133 人拒绝参与本研究。最后,共有 4606 名女生参与了本研究。其中,152 人因表示确诊患有妇科疾病或继发性痛经而被排除,26 人因数据不完整而被排除,因此共有 4428 名女学生参与分析。

 数据收集


所有数据均由训练有素的研究助理在大约 30 分钟的时间内,使用一份用中文设计的自填式问卷从每个班级收集。问卷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包含研究参与者的社会人口学信息。第二部分是生活行为和情绪特征。第三部分是月经模式和信息。为确保保密性和防止信息污染,问卷在同一天发放给每位参与者并回收。研究助理将填写完毕的问卷交给督导人员进行核对。最后,每所学校的首席调查员使用质量控制程序检查数据收集的完成情况。

首先收集了社会人口信息,包括年龄、民族、父亲和母亲的教育水平、家庭人口和家庭年收入。此外,还将民族分为汉族和少数民族。少数民族包括土家族、苗族、藏族、维吾尔族、壮族、回族、侗族、满族、蒙古族、瑶族等。每位受试者父亲和母亲的受教育程度根据以下选项确定:小学及以下、初中、高中及以上。家庭规模根据家庭现有居民人数确定。包括身高和体重在内的人体测量数据均由受访者自行报告,并由访问员准确记录。体重指数(BMI)的计算方法是体重(公斤)除以身高(米)的平方;根据体重指数,参与者被分为三组 :体重不足(< 18.5)、正常(18.5-24.0)和超重或肥胖( )。

此外,还收集了月经信息,包括初潮年龄、月经周期规律性、产妇痛经史和痛经。月经周期规律是指两个月经周期相差小于或等于 8 天。根据 "在过去一年中,您是否在月经期间经历过一次或多次痛经或腹痛?"和 "您是否患有以下疾病或症状?"这两个问题来确定痛经。这方面列出的疾病包括盆腔炎、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腺肌症、子宫肌瘤、继发性痛经和其他疾病。本研究排除了报告患有上述任何疾病的学生。经历过一种或多种痛经或腹痛的参与者必须回答其他问题,包括疼痛强度、感觉到疼痛的时刻、痛经持续时间以及他们经历过的疼痛症状。痛经的疼痛强度采用视觉模拟量表(VAS)进行评估。VAS 分数按 1-10 级分类(1-3,轻度;4-7,中度; ,重度)。疼痛症状采用 Cox 月经症状量表进行评估。


在中国女性群体中的效度和信度(Cronbach 本研究中的疼痛症状包括下腹痛、头晕、头痛、恶心、呕吐、疲劳、腹泻、失眠和烦躁。

生活习惯包括吸烟、饮酒、咖啡因摄入量、体育锻炼、每天久坐时间、睡眠时间、就寝时间和不吃早餐。吸烟者是指在过去 6 个月中每天至少吸 1 支烟的女性。饮酒是指在过去 6 个月中每月至少饮酒 1 杯(约 )。如果在过去一个月的日常饮食中,每周摄入含咖啡因食物(如咖啡、茶和巧克力)的次数少于 3 次,则咖啡因的摄入被视为不经常摄入。每周锻炼 3 次或 3 次以上,每次至少 30 分钟,即为经常锻炼。每天坐着的时间是自我报告的,随后分为两类:( 小时和 小时)。睡眠时间是根据青少年最佳睡眠时间的建议将参与者分为三组(每晚 小时、每晚 7-9 小时和每晚 小时)。 在这项研究中,过去一周不吃早餐 1 次或 1 次以上的参与者被视为不吃早餐者。

情绪问题包括抑郁症状和焦虑症状。过去两周的抑郁症状采用中文版患者健康问卷-9(PHQ-9)量表进行评估。该量表在中国人群中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 根据之前的一项研究,在中国普通人群中,PHQ-9 的临界值为 7 分及以上时,判定抑郁症的灵敏度为 0.86,特异度为 0.86。 因此,在本研究中,PHQ-9 得分为 7 分或以上的人被认为患有抑郁症。焦虑采用中文版广泛性焦虑症-7 量表(GAD-7)进行评估。GAD-7 是一个由 7 个项目组成的自我报告工具,每个项目用于评估过去两周内广泛性焦虑症的一种典型症状,总分在 0 到 21 分之间。在本研究中,得分在 10 分及以上的参与者被视为焦虑。

 数据分析


所有数据均由两名独立管理员根据问卷记录输入 Epidata 3.1 软件。使用 SPSS 20.0 版软件(IBM 公司)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分类变量的描述性数据以 (%) 表示,数字变量的描述性数据以平均值 表示。 检验用于比较有和无 PD 组间的差异,以及不同疼痛强度组间 PD 特征的分布差异。计算二元逻辑回归模型以检验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的关联。 测试中的所有预测变量( 小于 0.1)均被纳入多变量逆向逐步 Wald logistic 回归模型。相关性的强度以几率比(OR)和 置信区间(CI)来估算。所有统计检验均为双尾检验,小于 0.05 视为具有统计学意义。

 成果


研究对象的特征

共有 4606 名女大学生参与了这项研究,其中有 1921 名女大学生表示在过去一年中经历过肢体麻木症。在本次调查中,PD 的患病率为 ( )。然而,有 152 名学生被诊断患有妇科疾病或继发性痛经,21 名患有痛经的受试者和 5 名未患有痛经的受试者因数据不完整而被排除在本研究之外,因此本研究仅对 4428 名女大学生的数据进行分析。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 ,约 的患者年龄至少在 20 岁以上。大多数患者是体重指数正常的汉族人。 的受试者家庭年收入低于 8 万元人民币, 的父亲和 的母亲完成了高中及以上教育。在月经方面,受试者月经初潮的平均年龄为 岁,月经周期不规律的女生及其母亲中约有 人有痛经史。 检验表明,在年龄、种族、体重指数、家庭年收入、母亲痛经史、月经初潮年龄和周期规律性的分布方面,患有和未患有 PD 的学生之间存在显著的统计学差异(均为 。结果见表 1。

研究对象的生活习惯和情绪因素

一小部分女大学生吸烟、饮酒、每天坐着的时间少于 8 小时、睡眠时间少于 7 小时,而且从不不吃早餐。在有痛经的参与者中, ,而没有痛经的 。此外,痛经组的 吸烟,而无痛经组的 吸烟。在每天坐的时间方面, 有痛经的受试者坐的时间超过 8 小时,而 没有痛经的受试者坐的时间超过 8 小时。在抑郁方面,PHQ-9 的平均得分为 分, 的参与者报告有一定程度的抑郁。在焦虑方面,GAD-7 的平均得分是 分, 的参与者表示有焦虑症状。 检验显示,患有和未患有帕金森病的人在每天坐的时间、睡觉时间、不吃早餐、抑郁和焦虑的分布方面存在显著的统计学差异(所有 )。结果见表 2。


特点


在 1900 名患有痛经症的受试者中,根据 VAS 评分, 描述其痛经为轻度, 描述其痛经为中度, 描述其痛经为重度。在 VAS 评分中,疼痛的平均严重程度为 。约有 的受试者在月经第一天感觉到疼痛,而在月经第二天感觉到疼痛的受试者则较少。
 表 1

研究样本的特征
Characteristic Overall  原发性痛经
Yes No
Age

20 岁以下
3079 (69.5) .014

20 岁或以上
Ethnicity
Han 1691 (89.0) 2315 (91.6) .004
Minority
 体重指数
Underweight .008
Normal 2826 (63.8)
 超重/肥胖
Family size
3 or fewer 670
4 or more
 家庭年收入
Less than 2738 (61.8) 1210 (63.7) .028

80,000 人民币或以上

父亲的教育水平

小学及以下
.178
 中学

高中及以上

母亲的教育程度

小学及以下
1012 (22.9) 438 (23.1) 412
 中学 716 (37.7)

高中及以上

产妇有痛经史
Yes
No
 初潮年龄

12 岁以下
739 (29.2) .025

12 岁或以上
 周期规律性
Regular 1258 (66.2) 1812 (71.7)
Irregular

除另有说明外,数据以 表示。
 表 2

女大学生的生活习惯和情感因素
 生活习惯 Overall  原发性痛经
Yes No
Smoking
Yes 256
No 4117 (93.0) 2360 (93.4)
 饮酒
Yes 354 (8.0) .114
No 2340 (92.6)
 咖啡因消耗量
Frequently .089
Infrequently 3223 (72.8) 1865 (73.8)
 每天坐的时间

少于 8 小时
1846 (41.7) 1099 (43.5) .005

8 小时或以上
1153 (60.7)

定期体育锻炼
Yes 1102 (43.6) .084
No 2547 (57.5)
 睡眠时间

少于 7 小时
051
7-9 hours 3218 (72.7) 1868 (73.9)

9 小时或以上
Bedtime
Bed
 23:00 及之前
After 23:00
1457 (57.6)
 不吃早餐
Yes 3057 (69.0)
No
Depression
Yes .001
No
Anxiety
Yes 438 (9.9) .002
No